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一见倾心:盛宠嚣张嫡女 > 第386章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yhzwxs.com
    说完这番话之后,悄悄又后退了一步,拉开了和崇奚墨之间的距离,接着默默地转过身,迈开步子,向断壁残垣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崇奚墨没有继续追问,也没有叫住她,而是任由她这样走了出去,手里还提着那把沾血的剑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的背影,浓眉紧锁着,李春香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甚至在回避。

    悄悄离开了那个破房子,站在了返回皇宫的小路上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低声对自己说,既然走进了这扇大门,就一定要坚持下去,查出真相,然后大大方方地走出皇宫,至于崇奚墨……悄悄心中一片惘然,不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她和他之间都结束了,不该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崇奚墨,我是李春香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悄悄提醒了自己之后,挺起了胸膛,大步地向西走去,她希望这次彻底切断了这种微妙的关系,不再为崇奚墨感到困惑,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,她越是想躲掉的,就越是陷入一种困局之中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崇奚墨牵着那匹枣红马,不远不近跟着她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皇宫的东门,他才翻身上马,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进入皇宫的东门,看到那些守卫和巡逻的皇宫侍卫之后,悄悄紧绷着的心才松懈了下来,虽然他们不是保护她的,却也不会任由持刀人在皇宫里行凶,任何一个出现在皇宫里的可疑人物,都会遭到盘查,甚至被当做刺客围攻。

    进了宫,悄悄便走得轻松了,当她看到御膳房那个漆红的大门时,忍不住释然地笑了,她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良久盯着那几个大字,悄悄在想,也许她真的是一个灾星,命硬,就算遭遇了那样的垂死境遇,也能安然无恙地回来,这不是命硬还是什么?想象着毛大松见到李春香这样安然回来的脸色,应该比见鬼还难看吧?

    “混蛋!我一定会找机会收拾你的。”

    悄悄愤愤地说了这样的一句话,抬脚走了进了御膳房的大门。

    当她出现在御膳房的大门内时,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。

    所有提水的,送食材的,打扫的太监、宫女还有厨子们都停了下来,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她,好像真的撞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李春香?”有人怪异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悄悄不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,不就是换了一套粗布麻衣吗?至于一个个惊成这个样子吗?她看起来没那么难看吓人吧?

    就在悄悄难以理解他们的表情时,突然身后“嘭”的一声,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,接着清水蔓延开了,从她的脚边流淌了过来。

    悄悄慢慢转过身,看到了痴呆傻楞的大块头,他站在那里,刚刚提回来的木桶洒了,水还不断地从桶里朝外喷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悄悄赶紧将木桶立了起来,大块头这才醒悟过来,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春香姐,你没死啊,春香姐!”

    大块

    头扑了上来,好在他是个太监,不然悄悄真的接受不了,他抱着她又是眼泪,又是鼻涕,好像死了亲人一样难过。

    “喂,喂,大块头,你行了吧,别哭了,我不是好好的吗?”悄悄这会儿还真感动了,不管他为啥这么哭她,这些泪水是真挚的,他真的当她是亲人了。

    大块头擦了一下眼睛,突然咒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造谣,胡说八道,春香姐这不是好好的吗?什么时候被狼吃了?”

    “被,被狼吃了?”

    悄悄一听这话,也吃惊不小,他们竟然认为她被狼吃了?无疑,这是毛大球那个混蛋说的,他见悄悄跑进了森林,断定她不能活着出来了,就直接告诉大家,她被狼吃了,这样也能解释李春香消失不见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大块头仍旧一副生气的样子,大声地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那天,所有膳房里的人都回来了,就不见了你,毛大厨说你乱跑,被狼撕扯叼走了,说的和真的一样,我们都以为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毛大厨说他亲眼看到的,发现你被狼咬住了,挣脱不出来,于是他冲上去救你,结果……他的腿还被狼咬了一口,现在还躺在床上,下不来呢。”一个扫地的宫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起来这是一个很惊险的故事,李春香不知好歹,走到了森林的边缘,刚好此时一条凶恶的狼冲了出来,一口咬住了李春香的脖子,毛大厨为了英雄救美,勇敢地冲了上去,想把春香从饿狼口中救出,可是饿狼反扑,撕咬了他的大腿,他受伤严重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春香被狼拖进了森林,留下来一条凄惨的血迹。

    这故事多么骇人听闻,悄悄眯着眼睛,听着大家的讲述,忍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,将大家都笑傻了。

    “春香姐,你的脖子……”

    大块头探头过来,仔细地看着,好像李春香的脖子上连个划痕都没有,哪里有什么狼咬过的痕迹?真是奇怪了?

    墙头草

    脖子被狼叼住了,这人还能活吗?悄悄气得浑身发抖。爱?莼璩

    “别看了,你应该去看看毛大厨的腿是狼咬的,还是被铁叉插的,他可真能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悄悄不愿将仓库的事情说出来,若大家知道毛大厨试图强迫她,不出小半天,什么春香已经被人玷污了,身子不洁了的话都会传扬出来,可她不说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,毛大厨做了亏心事儿,那里敢将真实真相说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就让她和毛大厨私下里解决这个恩怨,她发誓,她一定要让毛大厨感受一下,被悄悄踩在脚下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“没伤口啊?真奇怪?”大块头抓了一下头发,有些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“你盼我死吗?”

    悄悄狠狠地打了大块头一下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大块头不好意思地裂开嘴笑了,他看起来一副放了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还真差点被狼吃了,好在我命大,死不了就得继续干活,我现在回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悄悄舒了口气,提着裙子向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大块头很纳闷悄悄这话是什么意思,遇到狼,还能不死,倒是挺神气的,他看了一下周围围观的人,大声地嚷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散了,散了,有什么好看的,没见我春香姐好好的吗?以后这事儿,不准再提了,真是烦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块头,春香姐怎么没事儿呢?”小个子凑上来,小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?也许她很厉害……徒手将狼打死了呢?”

    就大块头这么一句戏言,传开了,大家都说李春香能安然无恙地回来,就是因为徒手将一条饿狼打死了。

    显然,大家仍旧相信毛大厨的话,认定李春香宫女在森林里遇到了狼。

    悄悄无奈摇摇头,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,实在难以想象,她是怎么将一条凶猛的狼打死的?就算是大块头的体格,也没相信啊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悄悄脱掉了粗布的衣服,刚将厨役的衣服换好,准备去膳房帮忙的时候,平公公却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,身后还跟着小李公公。

    “平公公?”

    悄悄知道平公公为何而来,一个已经被认定死了个宫女,突然活着回来,他这个首领太监不会不现身的,怎么也问问情况,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“毛大松昨日回来,说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误会了,我和他只是走散了。”悄悄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误会就好,既然你没事,我也就放心了,薛尚食主管那里便好交代了,不然还真是有点麻烦。”平公公好像松了口气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平公公这么说,悄悄皱起了眉头,有些纳闷了,她只是一个小厨役而已,如何让薛尚食主管关心了,平公公又有什么不好交代的。

    让悄悄更加意外的时候,小李公公的脸竟然挤出笑来,参合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春香不能穿这身衣服,得换了,换了。”

    换衣服?

    悄悄诧异极了,饲畜苑女工的粗布衣服,她已经及时换掉了,怎么还要换衣服呢?

    “确实该换掉了,你马上叫人送来一套五级高级厨师的衣服。”平公公回头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,公公。”

    小李公公答应的爽快,然后抬眼看向了悄悄,腻腻的声音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恭喜李大厨。”

    大,大厨?

    悄悄顿时怔住了,她什么时候被提升为五级高级厨师了?毛大松那厮是五级高级御厨,这么说,她和毛大松一个档次了?

    这个事实真让她一时没发接受,昨日还倒霉的被那混蛋欺负,跑进森林差点冻死,接着被群狼围困,几乎成了狼的腹中餐,今日回来,就来了这么大的一件好事?

    呆呆地站立在原地,直到小李公公亲手将一套五级高级厨师的衣服放在悄悄的手上时,她才相信,这一切都不是梦,李春香高升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当然,高升是需要理由的,她拿着衣服,看着平公公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公,春香能不能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好也想解释一下,这次提升你,是薛尚食主管的意思,她希望你参与这次蒙古国来访,国宴的安排,但你如果是厨役,便不太合适了,所以破格提升你为高级厨师,从今天开始,所有外御膳房的人都由你来安排,就算毛大松和你平级,也得听你的,你好好干吧,别辜负了薛尚食主管的信任,我也希望你能给外御膳房争口气。”

    平公公意味深长地拍了一下悄悄的肩膀,他虽然还不明白薛尚食主管这次安排的用意,但薛尚食主管这个人,他很了解,作为后宫御膳的主管,为人正直,不寻私情,对膳食更是尽心尽责。

    “春香明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悄悄明白了吗?当然不明白,不过成为高级厨师已是事实,这次是重担加身了。

    平公公见悄悄说明白了,便转身离开了,倒是小李公公还站在原地,满脸堆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大厨,过去在杂役房的事儿,你也别怪小李子不在意你这个本家,更别怪小李子无情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这句话之后,凑近了悄悄的耳朵,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之前的种种,也是无奈之举,你应该明白的,这都是宫里的破事儿,小李子身在宫中,又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太监,有些话不便说得太明白,可李大厨是个聪明人,不会比小李子还糊涂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李公公后退了一步,脸上仍旧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悄悄抬眸盯着小李公公,知道他今日态度这么好,还说了这番话,都是因为薛尚食主管的缘故,一个小小的杂役房公公,给他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得罪了薛婉月,小李公公还不知道薛婉月提升悄悄的原因,自然悬了一颗心,害怕悄悄和薛婉月的关系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皇宫里有个很重要的规则,便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,别糊涂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小李子不敢奢望成了哪位娘娘的红人,只希望小捞点好处,明哲保身,做一个随时应变的墙头草而已。

    高级厨师

    小李公公的原则,能讨好的讨好,讨好不了,就避着,这得罪过又突然爬起来的人物,他一定会奴颜媚骨地认错,哀求,直到人家当他是条狗,不再和他追究了。爱?莼璩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悄悄回应了一句,知道小李公公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背后指使他的人,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小李公公对她的刁难,少许是他的意思,但大多的,还是别人的授意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我这还有事儿,先出去了,若李大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小李子一定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这个狡猾的东西,说出的话,好像悄悄要他的头,他都甘愿割下来的样子,其实内心在盘算着,怎么才能既不得罪了其他的娘娘,又能卖了薛婉月的人情,一个地地道道的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小李公公出去了,悄悄才慢慢地展开了手里的衣裳。

    五级高级厨师的衣服,是分了男女的,这男厨师的,就宽大一些,而女厨师,相对苗条,但款式和颜色都是统一的,料子柔软,素雅干净,淡蓝色的底子,翻白的领口,袖口也外翻的,从上到下没有一丝累赘,穿着这身衣服,让她看起来更加干净利落,浑身透着精明的气质。

    换好了衣服,悄悄深吸了口气,这次她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,不能让薛尚食主管失望了。

    就在悄悄迈开步子走出去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潋云竟然站在门外,这女人是刚刚回来,还是已经站在这里许久了?

    潋云抬起头,诧异地盯着悄悄的衣服,从下到上一路打量着,直到她的目光停留在了悄悄的脸上,才结巴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悄悄对于潋云的吃惊反应一点都不意外,她一定也当悄悄被狼咬死了,所以才会现出这般惊讶吧,可潋云惊讶的不是因为悄悄回来了,而是她身上穿着的高级厨师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也听说我被狼叼走了吧?其实都是误会。”悄悄眯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,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潋云说话的时候,还不住地看着悄悄的衣服,这是高级厨师的服侍,比她这个帮厨大了整整三级。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?”潋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,显然她是才刚刚回来,没有听见平公公和小李公公的话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