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> 第483章
    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yhzwxs.com
    老鼠就在后面,打起来把中了蛊毒的老鼠给打死,一切又得重头来过了。

    千山宝剑出鞘,透着青色寒气的宝剑在她面前划过,寒光映在她的眼底,一张俏脸其霜傲雪,“既然如此,放马过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千山不敢大意,这些人使出寒冰掌,是寒门的人,寒门是江湖上一个特殊的门派,弟子全部出身贫寒,为了钱,可以去做一切事情,包括丧心病狂地杀人,所以,称他们为杀手门派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剑气席卷了整个院子,苏冰把老鼠笼子放好,然后走出去站在门口看。

    本以为来闹事的只是一般混混,却想不到武功如此凌厉。

    千山被四人包围着,十分吃力,虽暂时可以勉强应付,但是苏冰相信,不出二十招,千山必定落败。

    这些人下手倒不算十分狠毒,使出的招式并非致命,应该不是存了杀气而来的,否则千山早就被挑下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想擒住千山,并没想要杀她。

    苏冰把金针捏在手中,没有出手,她要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,有什么意图。

    千山已经招架不住,但是和苏冰一样,看出了这些人并非是存了杀心而来,相反是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是谁派来的人?要警告什么?

    千山持着宝剑退下,发鬓凌乱,气喘吁吁,她仗剑怒问:“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大黑痣见千山撤走,便知道她不敌而退,厉声地道:“你还没资格问这句话,退下!”

    千山气得一张脸都发青了,这几个人的武功确实高强,主人若不出手,自己决计是打不过的,但是,看主人的样子,也没有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一时没做声,只是怒气冲冲地看着大黑痣。

    苏冰站前一步,“你们是冲我来的,那好,冲我来也有个原因,说吧。”

    大黑痣盯着苏冰,瞧了好一会儿,才轻蔑地道:“有人让我们兄弟前来警告你,不要自作多情,也不要自以为是,更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苏冰一怔,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自作多情?对谁自作多情?自以为是?她自问从没有。至于把自己当个人物,她还没这样想过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主子会来找你,这一次来,是给你一些教训。”大黑痣说着,倏然出手,身形快速冲过来,五指伸开,抓向苏冰的肩膀。

    苏冰微微一笑,身形不动,只挥了一下衣袖,便形成一道劲风。

    大黑痣只觉得劲风如刀子一般刮过来,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,生生地收住手,想落地稳住呼吸,但是,强风席卷着他,他压根无法稳住,不过顷刻间,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举震骇了在场的人,胖脸男子惊恐地看着苏冰,本文以她身

    材纤弱,不堪一击,却不曾想一招便伤了人。

    苏冰拂了一下衣袖,盯着他,“回去告诉指使你来的人,有什么问题,只管找我谈,能动口解决的事情,尽可能地不要动手,不过,如果他坚持,尽管放马过来。”

    胖脸男子吞咽了一下口水,胡乱拱手,“话一定会带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扬手,带着人走了,出到门口,扶起大黑痣,大黑痣怕是受了内伤,站立不稳,还得人搀扶着离开。

    千山松了一口气,正想说话,却见门口有人在探头。

    千山厉声喝道:“还不死心想前来送死是吗?”

    门口的几人,互相瞧了一眼,吓得皆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一群脓包!”千山看着他们奔跑的姿势,不过是街头混混的模样,不由得冷笑。

    苏冰笑笑,道:“王爷,来了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顶上飞下一道身影,宋云罡落地,含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本王?”

    “我鼻子很好,你这段日子怕是经常抱着我的干女儿,一身的奶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噢!”宋云罡嗅嗅自己的袖子,“不觉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闻惯了,自然不觉得。”苏冰看着他,“你总不会是偶然出现在我的屋顶吧?”

    宋云罡尴尬一笑,“不是偶然,但是也不是故意,是老朱让本王在这里等他的。”

    千山诧异地道:“王爷,朱方圆那厮让你在这里等他,您为什么去了屋顶?”

    宋云罡摸摸鼻头,不甚自然地道:“高处风景好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说刚才的人是朱方圆派来的,不过,很是奇怪,朱方圆不是说让那些混混欺负京默和重楼,然后就可以看到苏冰出手了吗?

    但是,那些人并没等到京默重楼回来,更没有威胁到孩子们,只是进门就砸东西,倒像是来闹事的。

    千山把手挡在眼睛前,瞧了一下,“高处风景好?这里哪有什么好风景?”

    这里一带都是这种矮小的院子,当然了,如果强行说有好风景,这些院子也算错落有致,某家的墙头或许有出墙的蔷薇或者杏花。

    苏冰看着宋云罡,“方才的人,是王爷指使的?”

    宋云罡被识穿,大窘,连连摆手,“不,不,和本王无关,是老朱,老朱给银子雇来的人,本王不曾出过一文钱。”

    “朱方圆,这猪头是吃饱了没事做是不是啊?”千山抓狂,“那些人下手可没轻没重,他们虽没有杀我的念头,但是,断我一手一脚的打算是有的,我不就是揍过他一顿吗?至于找人来卸我胳膊吗?”

    “千山,你吼什么啊?”

    一脸蒙圈的朱方圆牵着京默和重楼的手出现在门口,看着跳脚的千山问道。

    千山见到他就恨得牙痒痒,抡着手臂走过去,恶狠狠地道:“好一头老猪,竟然敢找人来闹事?你是吃饱了撑还是活腻了?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摁到粪坑里,让你吃顿够的?”

    重楼捏住鼻子,“千山姐姐,你好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千山见到重楼和京默,大喜,一把拉过两人,哄道:“不,不,千山姐姐只是恶心他,没恶心小宝贝们,来,别跟他混在一块,他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道:“千山,你吃炸药了?我哪里找人来闹事?”

    他看向宋云罡,埋怨地看了他一眼,不够意思。

    宋云罡笑道:“别兜了,事情穿了,你也真是的,不是说找几个混混吗?怎么来的都是高手?连千山的胳膊都差点被卸了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笑道:“他们算高手?那我也是高手了,不过是几个地痞,成不了大事,不过我倒是没想起千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摆摆手,“这些人也没办事能力,我吩咐下去说等孩子们来了再动手的,怎地?刚才就动手了?”

    千山气结,“还想等孩子们来了再动手?你真是皮痒了,那天揍你那顿是不够刺激是吗?”

    千山说着,便抡起拳头挥过去。

    朱方圆连忙躲开,“别动手,我就是想证明给王爷看,苏冰有自保能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证明的?你可知道我都被他们伤了?若真是对孩子们下手,还了得”千山吼道。

    朱方圆看着她,见她嘴边还有血痕,不由得大为诧异,“这不可能啊,怎可能伤到你?我给那一锭银子怎么可能雇高手呢?不就是几个混混吗?”

    苏冰听到这里,便明白过来了,“老朱雇的那些混混,就是刚才被你喝走的那几个人。至于先来的那几个人,确实是有人指使前来警告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朱方圆,“你要证明给王爷看,我有自保的能力,是因为你们知道有人要招呼我,是吗?”

    朱方圆道:“是王爷今天来找我,说皇上让他接你到王府居住,因为有人要寻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苏冰看向宋云罡,宋云罡点头,“没错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摊手,苦笑道:“你知道的,他一向紧张你,怕有人滋扰你。”

    苏冰神色微微凝滞,转身道:“进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有人要来找她的麻烦,想来是因为双胞胎。

    他也应该在朝堂公开了,否则,那些人到底念着她是先帝的贵妃,不会为难她的。

    朱方圆示意千山带双胞胎出去溜达,然后紧跟着进了屋。

    宋云罡进屋之后便问:“要不,你就顺着他的意思,搬到我王府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冰缓缓地摇头,“不,没有这个必要,事到如今,有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逃避,让他们来找我吧,看他们能挑我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口快地说:“怎么没有错?你是先帝的贵妃,却又生了皇上的孩子,对他们而言,这就是伤风败俗,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代有多封建的。”

    “伤风败俗?”苏冰笑了,神情颇为讽刺,“我原先就是君泽天的妻子,是先帝强行把我抢入宫中,这个贵妃,我并不承认,而且,朝中许多大臣都知道,这只是一个闹剧,一个先帝为了我所谓的皇后命格闹出来的笑话,他们也没真心把我当成贵妃。再说了,我与谁生孩子,这是我的私事,和任何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么认为,但是那些老古董可不是这么认为啊。”朱方圆说,“其实我也不赞成你去王府,不过,如果你觉得要应付他们太浪费时间,也不妨去的。”

    宋云罡看向朱方圆,“你为什么不赞成她去王府呢?”

    朱方圆拉开椅子坐下来,“去王府只是逃避,没能解决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她留在这里,也没能解决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,可以面对事情,面对了,才能解决。”朱方圆看向苏冰,“你怎么想呢?想面对还是想逃避?”

    苏冰道:“我说过,我不怕他们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暗箭难防,苏冰,你别逞强了,我知道你武功高强,但是四大世家的势力滔天,有时候就连皇上都拿他们没办法的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,何必呢”

    宋云罡顿了一下,又道:“再说,你在外面,只会让他担心。”

    苏冰沉默良久,才抬起头说:“你只管告诉他,我就住在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却不愿意搬过来,是吗?”

    苏冰习惯性地抚摸衣裳的刺绣,眸子异常坚定,“不去,我有办法处理。”

    宋云罡眼里闪过一道光芒,但是随即敛去,他点头,“好,暂时瞒着他,这段日子,他只怕也不能出宫来看个真假。”

    宋云罡走后,朱方圆看着苏冰,“宋云罡似乎有些私心,我刚才留意到的。”

    苏冰把手搭在朱方圆的肩膀上,“那是他的亲弟弟,他能不私心吗?而且,我倒是很欣赏他护着他兄弟的私心,帝王家能有这样的兄弟情,很珍贵,尤其,他们还曾经被先帝分化过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点头,“是的,从历史书上,电视剧里,我们所知道的帝王家,都是阴谋算计,野蛮杀戮的,难得像他们兄弟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冰转动手中的指环,“是的,尤其,尤其我是飞龙门的主人,也该为孩子的父亲做点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神色一喜,“你愿意回到飞龙门?”

    苏冰轻声叹气,“当然我曾答应过太皇太后,要护住他,我这个飞龙门主人当得很不称职啊,也一直辜负太皇太后的嘱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保护他啊?你都为他死过好几回了。”朱方圆责备道。

    苏冰看向门口,眸光悠远,“师父说,我只要和他在一起,就会被他所害,但是,他又说我与他是夙世姻缘,真矛盾,只看最后应的是哪一样吧。显然,是应了前者的,如果不是师父,结果已经注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怎知道你师父的出现不是天意呢?或许,是上帝派他来救你,让你等待最后的结果,第二个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苏冰失笑,“我师父是半仙,上帝派一个半仙来救我,挺有新意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郁闷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知道我对宗教了解不多,我只知道佛教最大的是玉皇大帝,基督教最大的是上帝。”

    苏冰愕然,“你真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“嗯?基督教最大的不是上帝吗?”

    苏冰断定道:“你这个没上过小学的文盲。”

    “骂人呢?”朱方圆大怒。

    苏冰起身走出院子,“我要收药材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跳起来,正欲追出去问,却见千山牵着京默和重楼进来,京默走到他的面前,一脸鄙视地说:“干爹,佛教最大的是佛祖,释迦牟尼佛。”

    朱方圆怔了一下,“我知道啊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,佛教的老大当然是佛祖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天上那群神仙佛祖的关系呢?

    “玉皇大帝是道家的。”重楼默默地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朱方圆汗颜,双手合十,“有怪莫怪,小孩子不懂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