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盛世军宠:军长送上门 > 第七百零四章:爱情,对于女人来说……
  净舒脸上一红,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脸。

  她心里是清楚北堂修是个怎么样的人,但她不理解为何一个陌生女孩会做出这样的事,还一口咬定是北堂修对不起她。

  布加迪威龙的速度有多快,那个女孩这么不要命的跳出去,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?

  对女人来说,感情永远是第一位的,在事情真相未明之前,女孩嘴里所说的‘理由’,其实也是可以成立的。

  她现在的心情很矛盾,矛盾之余还带着一抹害怕,她害怕女孩所说的内容是真的。

  “宝贝,”柔柔的唤了一声,北堂修伸手将净舒的脸扳回来:“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他的眼睛,永远是那样的清澈明亮,就这么的看着,感觉心灵渐渐的被净化。净舒心里纷乱的情绪慢慢沉淀,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北堂修双眸闪了闪,心里一动,一低头一俯身,覆上了她的唇,情至深处,抵死缠绵。

  “我跟你到市去。”周雯萍语气十分笃定的说着。

  罗震一惊:“你跟我到市的话,那你的宜君轩怎么办?”

  昨天晚上,罗震心里一股冲动,一个电话惊动了整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,晚上九点的时候,两人领了结婚证。

  拿着结婚证的那一刻,罗震激动得几乎情绪失控。

  谁说他不想结婚?在叙利亚的那大半年里,他天天晚上都想着周雯萍,想着跟周雯萍的未来!

  但是他有顾虑,他顾虑着不能给周雯萍幸福。顾虑着自己配不上她!

  他越是顾虑,越是不敢迈出这一步,事情就这样的一直拖着。

  戏剧性的是,他就这么轻松的就到了‘终点’!

  那几年来的顾虑,就这样轻松的定了棋!

  看着结婚证的那一刻,他心里除了高兴外,还将自己骂了一遍。

  他没事绕这么大个圈子干啥!

  既然事已成定局,上级也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,他是时候稳定下来了。

  到市,天天见着聂致远那张他讨厌的脸,起码生命是安全的。

  他现在是有家庭的人了,除了对祖国要负责外,他还得对妻子负责。

  只是周雯萍的事业在C市,他要到市工作,这么一来的话……他犯了嘀咕。

  他本来是想申请让上级对他的实际情况再考虑考虑,谁知道周雯萍这么‘轻易’的就替他决定了。

  周雯萍笑了笑道:“宜君轩的事我想着交给别人打理。我跟你到市,安顿下来后,我还可以另外开一家宜君轩,不是吗?”

  罗震想了想:“这样,太难为你了。”

  “傻瓜,”一伸手,周雯萍将自家准老公抱得紧紧的:“钱是赚不完的。对女人来说,家庭永远是最重要的。再说,以我的聪明才智,到哪个地方不能做生意?我有个上校老公撑腰,谁敢欺负我?”

  罗震叹了一口气,心痛的搂紧妻子:“认识到我,真的苦了你了。”

  两人兜兜转转绕了这么大个圈,他自己固然是不好受的,他都不好受,可想而知周雯萍这几年来因为他遭了多大的罪。

  婚姻是可以让人成熟的,迈出了这么一步,罗震感觉自己一下子的成熟了不少。起码以前浑浑噩噩想不通的东西,一下子明朗了起来。

  “亲爱的,”头伏在老公胸膛上,周雯萍伸手抚上老公的脸:“以前再也不要离开我了,好吗?”

  女人是感性的,女人是专情的。一旦确定了,那么这辈子都不会变。

  她喜欢罗震,她想嫁给罗震,几年前就确定了。她身边不缺男人,很多人也说她傻,但她就喜欢他一个。

  妻子在怀,罗震心里满满的全是柔情,全是甜蜜。心里萦着一股尘埃落定般的感觉:“萍萍,你想要个怎么样的婚礼?”

  这几年亏欠她的,他只能在往后的日子里补偿。

  虽然他没多少钱,但如果是她提出来的,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她。

  他想向全世界宣布,周雯萍是他的妻子,他会让她得到所有的幸福!

  轻轻一笑,周雯萍头埋得更深,抱着老公的双手也加深了力度,仿佛就这么的粘着下不来似的:“过几天你不是要到市上报到上任吗?我也要安排到这边的事,婚礼的事不急。等我俩都轻松了,再补办婚礼不迟。”

  只要两人是真心相爱的,许多表面上的事情都可以省略。

  “这样子好吗?”周雯萍说的没错,他快到市,如果这时候办婚礼的话,的确有些仓促。但如果这样的事他都做不好,实在是太对不起妻子了。

  “易首长和凝凝的婚礼不也是补办的吗?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的。”看出自家老公在想什么,周雯萍理解的安慰着。

  罗震想了想,到后面轻轻点了点头:“好吧,我一切都听老婆大人的。等到了市安稳下来,我俩再举行隆重的婚礼。”

  周雯萍笑了笑,抬头轻轻的亲了老公一口,这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,真好。

  “老公,今天的草莓好新鲜哦,你在哪找到的?”看着面前又大又红的草莓,夏凝眼睛闪亮闪亮的,拿了一个喂进嘴里,好甜!

  她模模糊糊的记得,凌晨的时候身边有些动静,但动静很小,她很快又睡过去了。

  越是新鲜的水果,越快被人抢购一空,敢情老公不会是那时候起床到街市上买的吧?

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易云睿没多说话,往小妻子手上塞了一块蛇果:“晚餐想吃什么?”

  夏凝瞪大眼睛,这午餐不是刚过,正是啃水果阶段吗?这么快就说到晚餐阶段了。

  “吃什么都行。”只要跟易云睿在一起,再苦的日子也是甜的。

  易云睿正想说话,这时手机响了起来,看到屏幕里号码,易云睿双眸微微一黯,想了想后对小妻子道:“老婆,我到书房接听一下电话。”

  “去吧。”夏凝正专注桌面上五颜六色的水果大餐,并没留意到丈夫神色的异样。

  将门关上,易云睿按了通话键,压低了声音:“安琪拉,有事吗?”

  “睿……”手机那头弱弱的回了一句,接下来便被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代替。

  剑眉微皱,易云睿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“睿,对不起……这个电话,我本来是不想打给你的。但我心里面真的很难受……”

  “别哭,直说吧。”

  手机那头安琪拉缓了缓,好一会才道:“睿,你现在能陪我到外面走走吗?”

  易云睿顿了顿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“不会打扰你很多时间的,就一个小时,好吗?要不到咖啡厅里坐一下也好。”

  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易云睿道:“两点钟,X街上的那间两岸咖啡厅,我等你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挂上手机,易云睿沉吟了一会,打开门,坐回小妻子身边。

  “怎么了?有事吗?”看到丈夫脸色微凝,夏凝心里微微一提。

  易云睿拿起一个大草莓,递到小妻子手里:“老婆,我有事出去一个小时。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回来,好吗?”

  夏凝心里掠过一抹疑惑,却没作多想,点了点头:“嗯。我在家里等你回来。”

  两岸咖啡厅。

  易云睿来到的时候,安琪拉早已在咖啡厅里侯着了。考虑到诸多事宜,易云睿并没有穿军服出行。

  易云睿一坐下,看了一眼安琪拉的神色,她双眼通红的,肿起不少:“小睿呢?”

  安琪拉抹了抹嘴:“得你的安排,没多久就有学校负责人找上门来,小睿他现在能上学了。谢谢你。”

  易云睿点了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气氛沉默着,易云睿没有开口。安琪拉情绪才稳定没多久,眼神里一片悲伤。

  服务员递来两杯咖啡,放到了两人面前。

  “我问了张海,他说你喜欢喝卡布其诺,所以自作主张的给你点了一杯。”

  “谢谢。”易云睿说着,拿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
  两人又顿了顿,易云睿开了口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像被什么刺中胸口一样,安琪拉咬了咬下唇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黄立成他……他外面有女人。”

  锐利的眼神微微一眯,易云睿冷声道: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“这几天他都没给我电话,昨晚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是个女人接的。”安琪拉手绞着衣服:“那是晚上十二点多……黄立成睡着了,那女人的声音很暧昧,我问她是谁,她说是黄立成的女人。还反过来问我是谁……”

  说到这,安琪拉说不下去,眼泪直流,双肩颤抖着,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“那你想着怎么做?”

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安琪拉摇着头,低头呜咽着:“睿,我真的不知道。睿,我好怕,真的好怕。”

  将手中的咖啡放下,易云睿沉声问道:“那你还想跟黄立成过下去吗?”

  安琪拉一顿,手握成了拳,牙齿几乎将嘴唇咬出血:“在我们那边,男人有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。但我好像接受不了。我不想离开他,但我的心好痛……呜……睿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“要我约他出来谈谈吗?”

  安琪拉双眸颤了颤,像想到什么似的摇头:“不,不用了。立成他跟你不是一类型的人,你会看不惯他的。还是不要见面的好。”

  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易云睿心里微微一堵,安琪拉这话中意思,是怕他跟黄立成两人一语不和打起来!

  安琪拉怕黄立成被打伤。

  “你就这么纵容他吗?”

  “我……”安琪拉犹豫着:“我不知道,我现在的心好乱……”

  “安琪拉,”易云睿沉声打断,缓缓道:“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安琪拉吗?”

  这话一出,安琪拉一愕,整个僵在当场!

  易云睿转头看向安琪拉,鹰眸深处一片深遂:“你还记得你十年前的样子吗?如果想不起来,我可以给时间你好好回忆。”R638

  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yhzwxs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