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我真要谋朝篡汉了 > 第36章 狗血剧情
    第36章狗血剧情

    陈汤收回刀,头也不回的离去,护卫军无人敢阻饶。

    陈汤把王麻子扔到马背上,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,留下一群在风中凌乱的护卫军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之间面面相觑,等待着张举发号命令。

    “中尉大人……中尉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张举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状态一动不动,郎中令上前碰了一下张举胳膊,张举的身体仿佛炸了一般从中间分成两半朝两边飞去,鲜血洒了他们一脸。

    东平王刘宇打猎归来,得知情况之后,自然是怒不可遏,当然这也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陈汤把王麻子带到张家村,在父亲陈考的坟墓前将其千刀万剐,然后又拿着他的首级去了丁府。

    丁家族长丁山看到了王麻子的首级,终于松了一口气,并赠送了陈汤黄金百两。

    陈汤见丁山笑容满面、满脸喜色,心中猜测他可能已经干掉了江亭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也确实如此……

    话说江亭被丁家追求一直躲躲藏藏,丁家一直找不到他的踪迹,除了不断的加派人手查找之外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钦差延尉大人出京,不仅丁山坐不住,没想到江亭也按耐不住,居然主动的奔向钦差处。

    丁山原先打算在途中假冒山贼,杀了钦差,却没想到逮住了江亭,就这样……江亭自投罗网,一头钻进了阎王殿,差点没把丁山激动坏。

    陈汤领了钱,便在县城中购买了一座豪宅,然后又找了些泥工瓦匠,将宅子翻新改造一下。

    泥工瓦匠手艺确实不错,他们按照陈汤的要求把宅子焕颜一新。

    陈汤看着房宅,满意的笑了笑,自己终于也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。

    竣工当日,陈汤请瑕丘县最好的大厨上门做乔迁宴,可惜陈汤没啥亲朋好友,只好请泥工瓦匠大吃一顿,并在府外开设粥篷,给乞丐发放米粥……

    其中有名泥工,喝了几碗米酒,来向陈汤敬酒,并对陈汤说道:“公子以往可是张家村人,父亲名叫陈考。”

    陈汤端着酒碗,回复道:“不错,老伯可是认识先父。”

    泥工师傅说道:“常在一起工作过,却不想半年前被王麻子所害,今公子擒杀王麻子为父报仇,想来你父亲泉下有知,也就安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泥工师傅压低声音道:“但你父亲生前在侯府有个小相好的,我上回去侯府做事,发现你父亲小相好居然生了个儿子,她还向我打听你父亲的消息,我不忍心,还没告诉她你父亲的事。”

    陈汤手中的酒碗摔落在地,嘴角不停的抽搐,不可思议的道:“真有个小相好,还生了个儿子,这……这也太狗血了吧?”

    陈汤刚回到张家村时,张彪就曾经说过此事(详情见14章),当时张彪说的酸里酸气的,陈汤当时就听听也没在意,哪想到今天就被人告知,那个相好居然还生了个孩子,陈汤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。”泥工师傅说道:“你父亲长得俊俏,又识文断字,那些小丫头们自然对你父亲神往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哪像我呀,一个字都不认识,他们自然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打住打住!”陈汤连忙打住他的酸话,问道:“她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啊?!”泥工师傅说道:“她叫杨梦,是侯府一位洗衣房丫鬟,长的可水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汤给他倒了一碗酒,趁机把他支开,而自己侧骑着马去了瑕丘侯府,怎么说也是自己父亲的相好,还生了一个孩子,陈汤自然不会再让她们母子俩生活在侯府做下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我都救了他儿子,他刘博不会不给这点面子吧。”陈汤思考着。

    当初刘进被王其生擒活捉到丘山,陈汤率部踏平了丘山,救出了被关押的王进,怎么算都是自己对瑕丘侯府有些恩情。

    来到了瑕丘侯府,侯府护卫认出了陈汤,惊讶的道:“原来是陈公子,你率部平定王麻子的事,我们都已经知道了,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直接踏平了丘山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都是将士们舍生忘死,才踏平了丘山,我个人无关紧要,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陈汤谦虚地说道,心里却思想着:我踏平了丘山你们就这么惊讶,我若告诉你们我杀了东平国中尉,你们岂不是要被吓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要事求见侯爷,还望各位通报一下。”陈汤与护卫寒酸的一蕃,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护卫为难的道:“不是我们不肯通报,实在是侯爷知道被你戏弄之后十分生气,我担心侯爷知道你来了之后,会对你不利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死胖子真小心眼。”陈汤不满意的道:“怎么说我都救了他心肝宝贝的儿子,他也不表示表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护卫苦笑道:“就是因为你救了世子,侯爷才更加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啥?这个是什么意思?我救了他的儿子,他生啥气?”陈汤疑惑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护卫摊着手,无奈的道:“通过上一件事侯爷已经彻底对他失望了,侯爷原以为他已经死在丘山了,还上报了朝廷准备让二公子当世子,结果奏折刚发过去,世子就回府了,你说侯爷能不生气,差点没当场把世子杀了,只好又上了一份奏折解释此事。”

    陈汤听到前因后果后,脸门上爬满了黑线,这一家真是没有一个正常的,儿子不靠谱就算了,老爹更不靠谱,都不知道儿子死没死,就想着换世子,现在人回来了,能不尴尬吗,弄个不好朝延还会责备他引风捉影。

    陈汤无奈的道:“侯爷生我的气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可我真的有要是找他,你就给我通报一下,至于侯爷肯不肯见我,这就是我自己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汤趁机塞给他一金,护卫用手捏了捏金子的重量,惊喜的道:“陈公子,您真是太见外了,这种小事情就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陈汤拱了拱手,说道:“那就拜托了,这位兄弟。”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hzwxs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