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萌宝向前冲:带着爹地,追妈咪 > 第九百二十章 关于西海旗的秘密
    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yhzwxs.com
  第九百二十章关于西海旗的秘密

  伴随叶清暖的脚步走近。

  她才刚站定在包厢门口,原本关闭的门,就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尚未等叶清暖看清对方的长相,一抹黑影的来袭,单手将她拦腰截入怀中。

  叶清暖手里的购物袋,碰撞过门框。

  当门再次关上时,她已经被人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叶清暖的脸正好埋在他的肩胛处,鼻息间传来的熟悉气息,撩拨着她的内心。

  身体的力量,在顷刻间好似被人抽走。

  叶清暖无力的松掉手里的购物袋,它们发出“啪嗒”的声响,落在地上。

  感受到霍云啸强而有力的拥抱,叶清暖抬起手,她用双手圈紧霍云啸的身躯,回应着他的拥抱,两人紧紧相拥。

  环境优雅的包厢内,气氛温情而甜蜜。

  沉默中,只能听见双方发出的呼吸声,还有隔着胸膛能感受到的心跳。

  许久,不远处传来一阵提醒似的咳嗽。

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旁人发出的动静,瞬间让叶清暖回过神。

  不等她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,凌子珩的声音无奈的响起,他说:“原谅我不恰时宜的提醒两位,咱们还是先谈一下正事,好么?”

  从他的语气中,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酸味。

  叶清暖这才反应过来,霍云啸是和凌子珩一起过来。

  她责怪他没提前告诉她,想要抽身向凌子珩问好,可霍云啸就像是为了宣告主权似的,依旧抱住她不放。

  “再抱一分钟。”

  霍云啸抱紧着叶清暖,声音闷闷的在她耳旁说道。

  “……”叶清暖默。

  她不好拒绝,加上内心的向往,她抱着他的双手也迟迟没有收回。

  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,让不远处的凌子珩无奈的叹息。

  他收回视线,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,眉心随之皱起:这咖啡,怎么变得又酸又苦……

  片刻,见霍云啸依旧没有松手的架势,叶清暖不禁轻拍他的后背提醒。

  霍云啸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。

  伴随他的松手,霍云啸发现——她的左脸贴着一枚创可贴。

  黑眸中的柔情骤然消失,被紧张和恼怒替代。

  “脸怎么了?!”霍云啸不悦的问道,“那家伙干的?!”

  瞧见他的情绪激动,叶清暖连忙摆手,解释说:“不是,我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摆件,碎片划出一道小口子。医生检查过没有大碍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她的解释,并未让霍云啸释怀。

  他的眉心紧皱,不悦的对她确认道:“真的?”

  “真的……”叶清暖有些心虚的转移话题,她伸手握住霍云啸的手,主动掰开他的手指与他十指相扣,“我们还是谈谈最近的发现吧。”

  叶清

  暖说着,她牵着霍云啸的手,和他一起走向凌子珩。

  两人交握的手,驱散着霍云啸心头的不悦,他半推半就的跟着叶清暖来到桌前。

  凌子珩与叶清暖相视一笑。

  墨绿色的双眸,从两人紧紧相握的双手掠过,而后有些别扭的看向其它地方。

  虽然他未曾想过要破坏他们的感情,可自己心仪的对象和其他男人,当着自己的面秀恩爱,着实还是让他的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叶清暖对凌子珩抱歉的笑笑,她坐在他的对面,霍云啸与她一并坐下。

  两人的手,始终没有松开。

  凌子珩见状,他主动为叶清暖倒了一杯花茶,将杯碟递到她面前。

  随后。

  叶清暖开门见山的问:“怎么样?你们近来有什么新发现?”

  她的提问,让气氛骤然变得严肃。

  瞧见凌子珩将目光看向自己身边的霍云啸,叶清暖也跟着他朝他看去……

  霍云啸抬眸,看她一眼的同时,他表情正经的述说:“经过我去西海旗的实地考察,发现那边除了极少的村庄之外,漫山遍野百分之九十的土地都用来种植松木。

  前两天,我在回程的路上,与一辆违反交通规则的货车相撞。

  对方的车上承载的正是松木,而那名司机表现得非常古怪——他的目光呆滞,身材消瘦,无精打采,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我在他的皮肤上发现了青色的斑痕。

  他超乎常人的反应,恍惚的精神状态,加上他的体态样貌,都符合一个长期吸“渎”人员的标志性特点。

  我充分怀疑当天的意外发生,和他吸“渎”有关,可是交警事后传达的事故判定书上,将一切归责为疲劳驾驶,并没有对他进行追究。

  由此可见,我怀疑类似的事,在西海旗非常常见,并且无人管理。”

  霍云啸说到这儿,他抬眸看向凌子珩。

  紧接着,只听凌子珩解释说:“在此期间,我恰好发现松木的提取物中,那被命名为莫纳卡的成分,除了能够用于催眠、麻醉、神经干预之外,还有可能使人兴奋或抑郁,甚至可以致幻。

  换而言之,若是加以研制,它可以成为一种新型“渎”品。”

  凌子珩严谨的说道,他认真的表情和郑重其事的述说,让叶清暖的双眸吃惊的睁大。

  “你们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  她艰难的咽着口水,道出自己的猜想,“关于西海旗的秘密,是“渎”品?”

  凌子珩点头。

  叶清暖感觉呼吸困难,大脑空白片刻。

  “卡罗尔非但没有干预制止,甚至还为虎作伥,岂不是意味着……”

  这时,叶清暖的脑海中闪现过她在北屿旗经历的事。

  那位大叔说过的话,在耳畔回荡起来。

  他说

  过,如果不是因为卡罗尔,社会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。

  他还说过,西海旗早就不再是原来的模样,劣根的衍伸,连北屿旗都开始被污染。

  原来是指这个。

  北屿旗的城西,糟糕的生活环境,萎靡的生活氛围。

  和“渎”品有关。

  当这些联系到一起,原本无法摸透的原因,都有了很好的解释。

  这时,霍云啸接着说:“在这之前,我关注过卡罗尔的出国访问记录,他这十几年来拜访的国家,多数都是一些战乱、社会动荡、经济萎靡不振的国家。

  之前不知其中的原由,而现在……我们可以合理的怀疑他在利用职务之便,与外国的高层谋和起来贩“渎”获利。”

  当霍云啸的话音落下,叶清暖震惊的睁大双眸。

  脑海中仿佛响起一阵雷声,在轰鸣中,她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。

  (本章完)

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