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医路坦途 > 第七十一章 可爱的不讲理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yhzwxs.com
  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估计也只有等到科技发达到人类无需再去工作的时候,或许华国老祖宗留下的一些人生经验才会慢慢失去市场。

  不然,几千年流出下来的玩意真的有它存在的道理。

  简单说一个,医院科室内部小金库的分配。往往很多人会觉的医院科室的小金库估计也就是药品器械的回扣。

  其实不然,这些回扣是见不得人的,大头早就分好了,科室医生也就靠个走量罢了。

  真正的小金库,都是科室主任为下级医生创造出来的福利。比如包皮手术,在医院挂号,少之又少的费用绝对能上千。

  但,只要认识人,在科室内部也就花个几百块钱的事情。

  这些钱都会被护士长收取起来,到月底或者年底的时候,大家欢乐欢乐。

  不是每个科室都有这样的福利,这要看科室主任在医院中地位,还要看主任对科室的一个掌控力。

  地位不够,干这种事情医院收拾他,掌控力不够,干这种事情,下面的医生说不定会点雷。

  当主任干这个事情,他想不通了吗?不是,这就是一个对科室人员的二次制衡。

  能干这种事情的科室主任手底下绝对有几个强力的助手。被压制且被心甘情愿的压制。

  往往很多时候,一个科室中,在主任还没上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早早就踅摸好了助手和帮手。

  他靠的是什么?靠的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全部都是往日里的一些小事。

  人选怎么选,看的就是往日里的一些小节,明明今天要分100元,他会拿出90元来看看这人,下次也会拿出105元再看看这人。

  脾气秉性,也就是在这种日常生活中慢慢的了解,然后剩下的就是相互的交往。

  等上台成为了主任后,这些人就是他的篱笆桩子,就是他的好汉,后来者不付出更多的代价是无法进入到这个小集团。

  人的生活交际圈其实就是两个大圈,一个是家庭,一个是单位,一个非常优秀的人,如果无法融入和平衡这两个领域,那么他想走的远一点,很难的。

  张凡带着茶素医务处的主任走了一圈的魔都要去支边的医院,真如茶素医务处主任说的那样,要不是组织出面,张凡真的一次性就打包了。

  涉外的心内、急诊、方东的普外、山华的神经、手足、皮肤、附属医院的内分泌、肾病,顶级医院的医生,张凡一个都没拉下。

  “张院出马一个顶两!”小陈前几天跟着茶素医务处主任满魔都的跑,腿都跑细了,人却没联系上几个。

  这几天跟着张凡,到地方,人家早早就在科室里面等候着不说,还热情的不得了。

  小姑娘上班没几年,还有点懵懂,也就医务处主任不和他计较,不然就这句话,小姑娘估计以后都要脚变小一点。

  人和人往往就是在小事上建立了永久的仇恨,很是奇葩的一个物种。

  “呵呵,这种小事我们都干不好,让张院劳心了!”茶素医务处主任也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“没什么劳不劳心的,主任,回去以后这些人一定要招待安置好,这种支边不是一次性的。

  这魔都第一批支边人员一定要有个带头模范作用,别等人家一回魔都,一嚷嚷,第二批第三批都不去茶素了就丢人了。”

  张凡现在对于下属的这种小奉承已经不往心里去了,刚当院长助理的时候,他深怕别人奉承他,每次都是客客气气的,反倒弄的对方下不来台。

  “好的,张院,我记录一下,回去以后形成一个规范制度。到时候请您审阅。”一谈工作,大家也就收起了笑脸。

  ……

  “张院,我们公司的胸腔内窥镜的样品已经发往了茶素人民医院,这是我们公司给您的样品试用费用!请您费点心,给我们多多提点建议。”

  这是奥林巴斯的大区经理。

  “张院,我们公司的生物钛板已经招标进入了茶素人民医院了,我们从德国专门过来的工程师也到了了。

  您那天有时间,让我们的工程师给您测量一下身体数据,我们公司决定给您量身打造一套带有您的专用标志的器械。”

  一个药品从研发到进入临床,资金直接就是巨量的花费,不过中成药就不好说了。单说一个西药,从动物实验,到临床几个期,资金的花费直接就如同河水一样的往外流。

  药品看疗效,简单的一个风靡全球的枸橼酸西地非那,让葛兰素发了大财的奥司他韦。

  这些药物,都不用做广告,疗效就在那里放着。

  而器械则不同,药品靠疗效,器械往往靠攻关,很多器械大同小异,一个钛板的研发,不出几个月,大量的仿造品就会出来。

  药品的专利防护相当的全面,而器械的专利就差了很多,所以医疗器械公司为了让自己的器械有更好的市场,就会想办法让一些顶级医生去使用他们的东西。

  “哦,专门从德国来的工程师?”张凡好奇了,这几天天天有人在酒店守候着张凡。

  前面几天张凡忙,没心思也顾不上他们,今天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,在茶素医务处主任的把关下,医疗公司的经理们开始一个一个的进入了张凡的房间。

  “对,这次他们专程来华就是为了给您量身打造一套器械。”

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外科医生,没一个不喜欢好用的器械。

  前几个医疗公司的什么科研经费,顾问资金张凡都拒绝了,这种事情,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有了一千就会有一万,久而久之就成了医疗公司的打手,划不来。这方面卢老亲自给张凡交代过。

  “这是我们的荣幸,我们只希望您以后做骨科手术,尽量使用我们的器械,当然了,这不过是我们的一个希望。”

  张凡一不收钱,二不收妞,他们也实在对张凡没辙。要不是张凡的技术太厉害,估计他们都要放弃了。

  “嗯,只要好用,我会用的!明天下午我有时间。”

  “好的,谢谢您了!”

  处理完公务后,张凡一个人谁也没带,去了大学找静姝去了。

  来魔都,就第一天和妹妹见了一面,小丫头看到张凡后一脸的疼惜。

  “哥,你来魔都没转转这个城市就要走了。我等了几天,看你没联系我,我就知道你很忙。

  本来想着和你一起去逛街,给嫂子和爸爸妈妈买点礼物回去呢。

  结果没等到,我就自己就转了转,给嫂子买了一条魔都的围巾,给你买了一条领带。

  给爸爸妈妈还有邵叔叔和邵阿姨买了一套保暖内衣。我今年的奖学金是一等,嘿嘿,比你厉害吧!”

  看着妹妹懂事的样子,张凡心里真的相当的欣慰。妹妹长大了!

  当年为了能打定心思去边疆,就担心自己妹子和自已一样早早的体会到社会的残酷。

  “嗯,我妹妹眼光就是好,要是我买,估计回去绝对要落埋怨的。”

  “哼,你又拿我当小孩糊弄,我长大了!”静姝哪里不知道,哥哥还当她是个小丫头呢。

  “呵呵,长大了,我妹妹长大了。”

  带着静姝,张凡原本想着去上点档次的地方吃顿饭,也算让妹妹打打牙祭,结果小丫头不愿意去。

  “哥,你听我的。我带着你走。”

  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里,小姑娘像小蜜蜂一样忙活着。“哥,你坐着,我来!今天我请你!”

  “好!哥今天听妹妹的。”

  拿筷子,占位子,静姝利索的按张凡的口味点了一些魔都的特色小吃。

  “以后有事,就放心的去找上次给你说的哪个人。他是我大师哥,人很好。”

  吃完饭,静姝挎着张凡的胳膊在校园中消食。

  “我一学生,能有什么事啊!”

  “哎!不能这么说,以防万一,你一个人,在这么大的城市,人生地不熟的……”张凡开启了唠叨模式。

  “知道了!我的神啊!”

  “呵呵,晚上叫上你宿舍的舍友,我清你们吃顿饭。”

  在魔都寸土寸金的地方,一般学校的宿舍都是六个人,但静姝他们学校牛,所以是四人间。

  两个本地人,一个是隔壁江浙的学生。家里面虽然谈不上什么大福大贵,可也算是小康之家。

  姑娘们的关系相处的也都还可以,几个姑娘的家长只要来魔都都会邀请同宿舍的小姑娘们一起吃顿饭,给她们改善改善伙食。

  虽然姑娘们也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去鄙视静姝,但静姝心里其实也挺羡慕的。

  羡慕归羡慕,原本静姝就没想着对哥哥提这样的要求,自己哥哥多忙啊。结果,自己哥哥忙到连魔都都没看几眼,可还没忘自己。

  小静姝眼睛都红了。“哥,谢谢你!”

  “傻丫头!”张凡疼惜的揉了揉静姝的小脑袋,就如小时候一样。

  招待完静姝宿舍的小姑娘们,张凡也就要准备离开了。

  静姝宿舍里,“小静,给说说啊,你哥哥到底干什么的啊。”

  晚上在大学附近的一个稍微上点档次的悦宾楼里张凡招待了她们,张凡没想着要炫富之类,就是想让静姝和同学和舍友能更好的融洽。

  结果,吃完饭,单被人买了,原来是丸子国的一个器械商在招待医院的主任,看到张凡后,二话不说,直接买单不说,还特意来包厢给张凡敬酒。

  张凡没想着炫富,可买单的器械商哪个气势,哪个着装,还有对张凡特别特别的客气。让几个小丫头心里好奇之心大涨。

  “我哥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。”

  “普通的医生,小静姝,你不厚道啊,来大家给她挠挠痒痒。”

  几个人闹在一起。

  “我哥哥是一个小医院的小领导!”

  静姝招架不住了。

  “哇,你哥哥如此年轻就是领导了,静姝,你哥挺厉害啊。可,他怎么那么黑啊,要不是你们眼眉之间有点相似,我都不敢确定你们真的是兄妹!

  哎要是白一点,我说不定对你哥哥就有点兴趣了。”

  “你知道什么,我哥哪是健康肤色,古校长都把自己想办法弄成我哥哥那样的肤色了。你个小丫头,我哥马上就要结婚了。”

  一顿饭,简单的一顿饭,让静姝宿舍的姑娘姑娘们关系更是融洽了,真的,没进入社会的关系真的好处理。

  ……

  张凡要走了,“回去以后,多看看期刊,要多开阔自己的眼界。

  还有,我和你师父也商量好了。你以后去青鸟就要多参加实验室的一些科研项目。

  不是为了让你去研究什么,就是让你慢慢的去感受什么是科研和建立一个科研的概念。

  而到我这里呢,主要就是做一些有特点的手术。”

  在吴老办公室里,老头看着张凡,把他和自己师弟商量的办法给张凡说了一遍。

  “好的,师伯。我要走了,您也注意点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“嗯,去吧!”老头点着头,虽然没送张凡,但等张凡出门后,老头还是站在窗子前看着张凡慢慢的离去。

  “张凡要走了!”魔都的医院没什么震动的,也就老常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 最最上心的还是各大器械公司。当张凡上了飞机以后,他们也同一时间上了飞机。

  特别是强生的经理,提着专门为张凡赶制出来的专用器械飞往了茶素。

  “怎么买的是头等舱?”张凡拿着飞机票,脸色不好。

  “张院,机票不是我们买的,是家里那边帮我们订的。”

  “呃。老太太怎么这么大方?不应该啊!”张凡纳闷了。

  要不是有张凡,估计他们想坐飞机老太太绝对不会给报销,最多也就报销个硬卧铺。

  在企事业单位,这是有规定的。

  张凡敢这样说,医务处的主任和医务处的干事小陈就不敢了。

  特别是小陈,悄悄的瞪着大眼睛,深怕张凡一个清高把票给退了。

  “头等舱,多高大上啊,我还没坐过呢。”嘴上不说,可心里早就跃跃欲试了。

  薛飞这次也和张凡一起回茶素,小伙子大包小包。

  原来这次张凡的机票,不是医院订的,是当初那个拒绝张凡手术的土豪通过医院给张凡他们订的。

  华国的医疗,操蛋的不是一般,但在这里,医院没有权力去选患者,只要是华国的公民。

  躺在医院的时候,不管人家有钱没钱,人品是不是有问题,医院都要无差别的去负责。

  就是这么不讲理,真的希望这种不讲理永远不要变。

  土豪,眼巴巴的等待着张凡,这次他们知道了自己定位,别说催促了,提前都不敢联系张凡,深怕再出意外。

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